<rt id="ma02g"><small id="ma02g"></small></rt>
<rt id="ma02g"><small id="ma02g"></small></rt>
<rt id="ma02g"><optgroup id="ma02g"></optgroup></rt>
<rt id="ma02g"><optgroup id="ma02g"></optgroup></rt>
<rt id="ma02g"><small id="ma02g"></small></rt>

關于鄭成功的故事

passerby2020-09-11經典作文瀏覽:12


關于鄭成功的故事 關于鄭成功的故事 句子大全

鄭成功的故事

鄭成功(1624-1662年),座駕:閃電追風馬,兵器:龍泉劍,經典之戰:收復臺灣。

明清之際民族英zd雄。漢族。本名森,又名福松,字明儼,號大木,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鎮人。明天啟四年農歷7月14日(公元1624年8月27日)誕生于日本長崎縣平戶千里濱。其父鄭芝龍,其母名田川氏。祖籍河南省固始縣汪棚鄉鄧大廟村。弘光時監生,隆武帝賜姓朱、并封忠孝伯,這也就是他俗稱“國姓爺”版的由來。清兵入閩,權其父鄭芝龍迎降,他哭諫不聽,起兵抗清。后與張煌言聯師北伐,震動東南。康熙元年(1662年)率將士數萬人,自廈門出發,于臺灣禾寮港登陸,擊敗荷蘭殖民者,收復臺灣。

鄭成功(1624-1662年)

明清之際民族英雄。漢族。本名森,又名福松,字明儼,號大木,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鎮人。公元1624年8月27日誕生于日本長崎縣平戶千里濱。其父鄭芝龍,其母名田川氏。祖籍河南省固始縣汪棚鄉鄧大廟村。弘光時監生,隆武帝賜姓朱、并封忠孝伯,這也就是他俗稱“國姓爺”的由來。清兵入閩,其父鄭芝龍迎降,他哭諫不聽,起兵抗清。后與張煌言聯師北伐,震動東南。康熙元年(1662年)率將士數萬人,自廈門出發,于臺灣禾寮港登陸,擊敗荷蘭殖民者,收復臺灣。鄭成功在1662年末得病逝世,在世38年。

編輯本段效忠君國抗擊滿清

鄭成功受南明隆武帝攏絡,賜姓為明朝的國姓朱,并封忠孝伯,這也就是他俗稱國姓爺的由來。22歲任南明隆武帝御營中軍都督。清順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清軍攻克福建,唐王隆武皇帝遇害,在清大學士洪承疇的招撫下,鄭成功的父親認為明朝氣數已盡,不顧鄭成功的反對,只身北上向清朝朝廷投降。清軍在這時掠劫鄭家,鄭成功的母親田川氏為免受辱于清兵,切腹自盡。“國仇家恨”之下,隆武二年十二月(1647年1月)鄭成功在烈嶼(小金門)起兵,旗幟上的稱號是“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朱成功”。永歷三年(1649年)改奉南明永歷年號,永歷帝封他為延平郡王,故亦有稱其為鄭延平者。1651年到1652年在閩南小盈嶺、海澄(今龍海)等地取得3次重大勝利,殲滅駐閩清軍主力。后揮師北取浙江舟山,南破廣東揭陽。順治十二年(1655年),清定遠大將軍濟度率兵約3萬入閩,會同駐閩清軍,進攻鄭軍。鄭成功利用清軍不善水戰的弱點,誘其出海作戰,次年四月將其水師殲滅于廈門圍頭海域。在起義后的16年間,鄭成功據地在現今小金門和廈門(當時為一小島,并沒有和大陸連在一起)一帶的小島,完全控制了海權,以和外國人做生意收集資金,籌備軍力,并且深入內陸廣設商業據點,收集許多有關清軍與朝廷的情報,曾經幾次起兵,也和清朝廷議和以爭取時間恢復兵力。期間,降清的鄭芝龍在清庭的要求下多次寫信給鄭成功招降,清帝亦曾下詔冊封鄭成功為靖海將軍海澄公,鄭成功堅辭不受;順治十四年(1657年),鄭芝龍與鄭成功私信被清廷截獲,以通敵罪流徙鄭芝龍于寧古塔。

順治十五年(1658年),鄭成功統率水陸軍17萬北伐,次年入長江,克鎮江,圍南京,后因中清軍緩兵之計,損兵折將,敗退廈門。十七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4萬余人,軍威復振。

鄭成功最重要的盟友——晉王李定國

若說鄭成功一生最大的遺憾,,莫過于與西南抗清領袖李定國的關系。

鄭成功的名字可謂家喻戶曉,當世知名度遠在李定國之上。但是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李定國是他生平最敬重之人,是他最親密的戰略盟友,還是他的至親“老親翁”,一個是南明的西寧王(后封晉王),一個是南明的延平王(后封潮王),地位和影響力尚在定國之下。(成功的侄女嫁給了定國長子,后來清兵大舉進攻云貴,南明兵敗與丈夫一起被殺)

鄭成功生平最光輝的業績,不是收復臺灣而是抗擊清兵,與李定國一個在云南廣西,一個在東南沿海,頻頻給與清兵致命打擊,支撐南明政權長達二十年之久,堪稱擎天雙柱;逼迫清廷不得不做出讓步,為后來的“康熙之治”打下基礎。

他是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但不只是因為他收服臺灣,更是因為他頑強抗擊清兵侵略,為南洋海外華人提供保護,創立“天地會”留下抗清火種,一直延續到數百年后的“同盟會”。

史學界論述李定國與鄭成功關系的文章不少,大多是從他倆都堅持抗清,戰績遠非其他抗清武裝所能比擬,而且又書信往返,締結為姻,故贊揚之詞充塞史著,仿佛二人都是忠貞于復明事業、共赴國難的佼佼者。

但是,就歷史事實而言,會師廣東的計劃是李定國制定的,在1653、1654年(順治十年、十一年)他夢寐以求的就是同鄭成功東西夾攻,邁出收復廣東、重整山河的第一步。然而,這只是定國一廂情愿,鄭成功并不想這樣做。原因不是他看不到會師廣東是南明中興的關鍵一著,而是鄭成功把以他為首的鄭氏集團利益放在最重要的地位。研究鄭成功起兵以后的整個經歷,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很有大志的人,在明、清對峙,國土分裂的情形下,他鑒于自身力量不夠強大,在政治影響上也無法同明、清兩個并存的政權爭奪民心(包括官紳),因此,他的策略是明、清兩方誰能讓他獨斷專行,或者說割地自雄,他就奉誰“正朔”。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的理想是做一個“縱橫而所之”的“鳳凰”,不愿成為“檻阱之中”的“虎豹”。所以他會說出這樣的話:“清朝若能信兒,則為清人;果不信兒言,則為明臣而已。”總之,只能“遙奉”,不能“受制于人”。這就是他和后來的鄭經一貫提出的“比于高麗”的思想根源。

清廷多次招撫(鄭方稱為“和議”)之所以失敗,正是因為只給他高爵厚祿,決不答應給他以相對的獨立性。在這種條件下,鄭成功只能做一個“明臣”。同樣的道理,他的“始終為明”并不意味著他愿意毫無保留地服從明朝廷的調遣,恪守臣節。在東南沿海,隆武帝遇難后,他“始終為唐”(張煌言語),對近在咫尺的魯監國以客禮相待,而且極力設法使原屬魯監國的兵將聽命于己。對永歷朝廷,他的內心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希望奉永歷正朔的原大西、大順軍和其他抗清勢力能支撐下去,拖住清朝的大部分兵員,借以減輕自己的壓力。另一方面,他是很有政治頭腦的,預見到如果應定國之約出動主力東西合擊,必勝無疑,隨之而來的是閩粵兵連一體、地成一片,遙相呼應的局面就要改觀。

鄭成功不會不考慮到自己的相對獨立性將受到很大限制,軍政大事要稟承于朝廷,否則就難逃僭越之議。更重要的是,自己在兵力、爵位和聲望上都略遜于李定國,加以李定國同永歷朝廷的關系比他更密切,這些因素必然在鄭成功的深謀遠慮之中。所以,無論李定國制定的戰略如何正確,也不管定國為了實現南明中興對他怎樣苦心相勸,鄭成功總像一根插在閩海地區的彈性鋼條一樣,外力的大小只能造成他左右搖晃的程度,最后還是我自巋然不動的南天一柱。明清之際最優秀的軍事家李定國的悲劇在于:出滇抗清前期遭到孫可望的嫉恨,無法在湖廣(今湖南、湖北)、江西戰場上施展雄才大略;中期寄厚望于鄭成功連兵粵、閩,會師北上,得到的回報是虛應故事,新會戰敗,喪師失地,南明中興從此無望,他所能做的只是效法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鄭成功對廣東潮州地區一直非常重視,這是鄭氏家族軍糧的主要來源地。鄭鴻逵和鄭成功多次進兵潮州原因就在于此。但他的意圖卻是希望把潮、惠地區據為自己的糧餉、兵員補給地,而在鄭軍和永歷朝廷之間最好是留下一片清方管轄區,打掉這座隔火墻對鄭氏集團不利。于是,他在李定國心急如焚的情況下,一味采取拖延推宕的策略。上面已經說過,李定國部署二次入廣戰役在半年前就已經把預定的會師日期通知了廣東義師,決不可能不通知指望在全局戰略中發揮關鍵作用的鄭成功。

四月間定國在高州派遣的使者到達廈門后,鄭成功正同清方“和談”,將使者軟禁。八月才派李景為使者來到定國軍中,定國的回信中說“茲不谷已駐興邑”(廣東新興縣),據為定國治病的陳舜系記載,他在八月十六日隨定國大營往廣、肇(新興屬肇慶府),可以證明這封信寫于八月十六日以后,信中所說“五月至今,所待貴爵相應耳”,是說他四月派出使者預料五月可得回音,不料等到八月,成功使者才姍姍來遲,帶來的消息又不明確。定國的回信除了明顯地流露出不滿情緒,仍抱有會師的極大希望,“慎勿然諾浮沉,致貽耽閣。要知十月望后,恐無濟于機宜矣”,真可謂語重心長。

從《先王實錄》中得知,李景和定國使者攜帶復信返抵廈門不遲于九月初三日,“藩得會師二書,即欲調兵南下勤王。以虜使在泉,令差暫住金門”①。然而,他偏要拖過定國信中指定的十月望前(十五日以前)師期,到十月十九日才“遣師南下,與晉王(是時李定國尚未封晉王)等會師勤王。委左軍輔明侯林察為水陸總督,提調軍中一切機宜;委右軍閩安侯周瑞為水師統領”,率兵數萬、戰艦百只,“克日南征”,同時派官員林云瓊赍勤王師表詣行在,并持書會晉王等(定國時為安西王),書云:“季秋幸接尊使,讀翰教諒諒,修矛戟而奏膚功,大符夙愿。……茲疊承大教,寧忍濡滯以自失事機?奈尊使到敝營時,值南風盛發,利于北伐而未利于南征。……即欲遣師南下,與貴部共取五羊,緣風信非時,未便發師。……茲屆孟冬,北風飆起,即令輔明侯林察、閩安侯周瑞等統領,揚帆東(?)指,雖愧非順昌旗幟,然勉效一臂之力。水師攻其三面,陸師盡其一網,則粵酋可不戰而擒矣。”①

鄭成功這次出軍有幾點很值得注意。第一,鄭成功自起兵以來凡遇重大戰役都親臨指揮,這次入粵之戰對南明和清方都關系重大,西線是安西王李定國任主帥,給他的信中又反復強調了會師廣東的戰略意義,如說“粵事諧而閩、浙、直爭傳一檄”,那么,他為什么不肯親自統軍西上呢?惟一的解釋是他已有卸責于下的準備。第二,鄭成功在眾多將領中選擇林察出任水陸師正提督可謂獨具慧眼,永歷朝廷初立之時正是這位林察擁立紹武政權,大打內戰,這時讓他統軍接應永歷朝廷的主力在某種意義上確實是“最佳人選”。第三,鄭成功是一位久歷戎行的統帥,在給其弟世忠信中也說自己“用兵老矣”,何況鄭軍同清軍作戰時幾次因救援不及時而失城喪師,他當然明白“勝負之際,間不容發”的道理,那么,他在九月初收到定國諄諄囑咐的十月十五日為鄭軍到達指定位置的信后,為什么要拖到十九日才調集官兵“克日南征”呢?第四,鄭成功自上年就已知道李定國東西夾攻,一舉恢粵的計劃,其間定國還再三遣使催促他領兵接應。

在帆船時代里,海上航行受季候風影響較大,無疑是事實。但在這樣長的時間里鄭成功沒有出兵決不能用“風信非時”來解釋,否則,鄭、李使者又怎么能往來海上?何況,上年(1653年)六月至八月鄭成功曾經率領舟師南下潮州、揭陽;下年(1655年)八月鄭成功又曾派舟師南下廣東,九月占領揭陽、普寧、澄海三縣,證明秋季并不是不可能南征。退一步說,順治十年(1653)李定國計劃次年東西合攻廣東之時,具有豐富海上經驗的鄭成功如有會師誠意,也應當把海上用兵的最佳時間通知李定國,以便定國確定東西會師打響的月日。明眼人不難看出鄭成功的態度曖昧。第五,最引人注意的是,鄭成功派出的援師行動極其緩慢,有大造聲勢之形,無實際作戰之心。

從清方檔案來看,十月初一日鄭成功發牌調集兵將,部署南征事宜;初四日他親臨銅山(今東山縣)視察兵丁、船工,“授輔明侯林察為正提督,閩安侯(周瑞)為副提督,管轄一百艘大船,派往廣東與西部賊兵會合”①。十月二十二日,清廣東水師副將許龍報告,“上游有數百只船集結,閩安侯周瑞、輔明侯林察有率兵南下之勢。蓋于二十三、二十四日起程,有言去碣石,有言去廣東”。十一月十九日,林察部泊于南澳扎營,“商議軍務”。銅山距南澳不過百里,鄭成功信中說“茲屆孟冬,北風飆起”,正值順風,一天可到。鄭成功十月初四日在銅山閱兵命將,一個半月之后才停泊南澳扎營商議什么軍務。又過了一個星期即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林察等率領的舟師三百余艘進至廣東海豐磡寨村(當即瞰下寨,在海豐縣南海濱)。十二月初五日,林察領船只四百余號、士卒三萬余眾進抵平海所(今惠東縣平海)。同月十四日林察派出一隊白艚船駛抵大鵬所(與平海隔大亞灣)征輸村寨糧米,在這里遇著了廣東沿海義師李萬榮、陳奇策的隊伍,據清方偵察,李萬榮曾以豬、酒犒勞鄭軍。十五日,林察等部乘船三百余艘駛至佛堂門外(在虎門南面二百余里處,距廣州四百余里)①。

上文已說過李定國在新會戰敗的日期是十二月十四日,也就是林察所遣部分船只到大鵬所同李萬榮、陳奇策義師相遇的那一天。當時李萬榮等只知新會正在激戰,不可能知道定國敗退,幾乎可以肯定是由于他們的極力勸說,林察才在一天內即從平海進至佛門堂。大約幾天之后,他們必定從廣東義師處得到定國大軍戰敗急速西撤的消息,在海面觀望了很長時間(其中必有派人向鄭成功請示之事),于順治十二年(1655年)五月返回廈門。

明、清雙方留下的檔案和記載都表明,鄭成功雖然派出了軍隊,卻沒有參戰意圖。清閩、粵兩省高級官員非常注意鄭軍動向,向朝廷報告林察等南下的日期和活動頗為詳細,卻沒有任何交戰之事內容,也就是說林察、周瑞部決不是遭到清軍阻擊不能早日到達定國指定位置;從十月初四日到十二月十四日磨蹭了兩個月零十天才駛抵平海,派出部分兵船去大鵬所村寨征收糧食,而楊英記載林察、周瑞出兵時,他以戶科身分同忠振伯洪旭“照議”計發行糧十個月,可見也不是由于糧餉不足。剩下的惟一解釋就是鄭成功在命將時即已親授機宜:不可假戲真做。這一判斷不僅可以從上述鄭軍處處拖延時日上看出,從清方檔案和鄭方紀載中也找不到任何作戰痕跡,給人印象似乎是鄭成功組織了一次大規模南海旅游,對組織這次改變明、清戰局的戰役的李定國采取了虛與委蛇的手段,后果是十分嚴重的。

有關鄭成功的故事

鄭成功(1624-1662年)

明清之際民族英雄。漢族。本名森,又名福松,字明儼,號大木,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鎮人。公元1624年8月27日誕生于日本長崎縣平戶千里濱。其父鄭芝龍,其母名田川氏。祖籍河南省固始縣汪棚鄉鄧大廟村。弘光時監生,隆武帝賜姓朱、并封忠孝伯,這也就是他俗稱“國姓爺”的由來。清兵入閩,其父鄭芝龍迎降,他哭諫不聽,起兵抗清。后與張煌言聯師北伐,震動東南。康熙元年(1662年)率將士數萬人,自廈門出發,于臺灣禾寮港登陸,擊敗荷蘭殖民者,收復臺灣。鄭成功在1662年末得病逝世,在世38年。

鄭成功受南明隆武帝攏絡,賜姓為明朝的國姓朱,并封忠孝伯,這也就是他俗稱國姓爺的由來。22歲任南明隆武帝御營中軍都督。清順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清軍攻克福建,唐王隆武皇帝遇害,在清大學士洪承疇的招撫下,鄭成功的父親認為明朝氣數已盡,不顧鄭成功的反對,只身北上向清朝朝廷投降。清軍在這時掠劫鄭家,鄭成功的母親田川氏為免受辱于清兵,切腹自盡。“國仇家恨”之下,隆武二年十二月(1647年1月)鄭成功在烈嶼(小金門)起兵,旗幟上的稱號是“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朱成功”。永歷三年(1649年)改奉南明永歷年號,永歷帝封他為延平郡王,故亦有稱其為鄭延平者。1651年到1652年在閩南小盈嶺、海澄(今龍海)等地取得3次重大勝利,殲滅駐閩清軍主力。后揮師北取浙江舟山,南破廣東揭陽。順治十二年(1655年),清定遠大將軍濟度率兵約3萬入閩,會同駐閩清軍,進攻鄭軍。鄭成功利用清軍不善水戰的弱點,誘其出海作戰,次年四月將其水師殲滅于廈門圍頭海域。在起義后的16年間,鄭成功據地在現今小金門和廈門(當時為一小島,并沒有和大陸連在一起)一帶的小島,完全控制了海權,以和外國人做生意收集資金,籌備軍力,并且深入內陸廣設商業據點,收集許多有關清軍與朝廷的情報,曾經幾次起兵,也和清朝廷議和以爭取時間恢復兵力。期間,降清的鄭芝龍在清庭的要求下多次寫信給鄭成功招降,清帝亦曾下詔冊封鄭成功為靖海將軍海澄公,鄭成功堅辭不受;順治十四年(1657年),鄭芝龍與鄭成功私信被清廷截獲,以通敵罪流徙鄭芝龍于寧古塔。

順治十五年(1658年),鄭成功統率水陸軍17萬北伐,次年入長江,克鎮江,圍南京,后因中清軍緩兵之計,損兵折將,敗退廈門。十七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4萬余人,軍威復振。

鄭帶少數將領前往玉山找尋玉石,但一行人整天下來,只見遍地石子,卻無玉石。當一行人打算打道回府時玉山的土地公現身了,說未經許可,任誰都找不到玉石。

鄭表明來意后,土地公卻嘆道:“當作佩玉尚可,但玉印恕難奉送,只因天意如此。”鄭驚訝道:“只是要刻印章,有什么天意呢?”。見鄭堅持,土地公勉為其難地隨手撿起一塊石頭給鄭,說也奇妙,當鄭接過來時,瞬間石子變為玉石。然而等鄭將玉石刻成印章后,每次蓋在紙上卻都是“南無觀世音菩薩”。

烏杉柴鄭在阿里山時,找到三棵烏杉,其中兩顆需約三十余人才能圍住,另外一顆小一點,但也要二十七八人。第一天砍了樹身的三分之一,但隔日見被砍的地方竟然自動愈合,像是沒砍過一般。接連試了好幾天皆如此,鄭便祈神請求幫忙,當晚他夢見一老人對他說:“這三棵烏杉是神樹,正果快修成了,誰砍,誰就會受傷。然而你之所以安然無恙,正是因為你是明朝忠臣,上天都在保護你。若你一定要取烏杉柴,請筑檀祭杉,若該你得則會自動倒下…”隔日鄭照其指點而做,正祭祀時忽然一聲巨響,較小的烏杉倒下了。

出米巖鄭途經大崗山時令士兵扎營,自己則去廟里拜祭,祈求早日得三寶以便復明。當晚鄭就夢見佛祖帶他四處游玩,并指點藏寶處,說道:“谷倉位于廟后面的巖穴中,左有千人斧,右有萬人火。”,接著授與火斧的用法,囑咐道:“產出的米只能在此食用,并照人數取之,不可多取。”

隔日,鄭率兵去找尋,果然有米從巖穴流出,他便照佛祖授與的方法煮飯,全師糧食便足夠。

鄭成功的故事有哪些

一、收復臺灣

鄭成功收復臺灣又稱鄭成功收復臺灣之戰,是公元1661年南明將領鄭成功驅逐竊取臺灣的荷蘭殖民者收復寶島臺灣的事件。

鄭成功是17世紀著名的抗清名將因蒙隆武帝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世稱“國姓爺”,又因蒙永歷帝封延平王,稱“鄭延平”。1624年,荷蘭殖民主義者侵占中國臺灣。鄭成功下決心趕走侵略軍。

1661年三月,鄭成功親率2.5萬名兵將,分乘百艘戰船,從金門出發。他們冒著風浪,越過臺灣海峽,在澎湖休整幾天準備直取臺灣。荷蘭侵略軍聽說鄭成功要進攻臺灣,十分驚恐。他們把軍隊集中在臺灣、赤嵌兩座城堡,還在港口沉破船阻止鄭成功船隊登岸。

鄭軍乘海水漲潮將船隊駛進鹿耳門內海,主力從禾寮港登陸,從側背進攻赤嵌城,并切斷了與臺灣城的聯系。戰斗中,侵略軍以“赫克托”號戰艦攻擊,鄭成功一聲令下,把敵軍緊緊圍住,60多只戰船一齊發炮,把“赫克托”號擊沉。

與此同時,又擊潰了臺灣城的援軍。赤嵌的荷蘭軍在水源被切斷,外援無望的情況下,向鄭軍投降。盤踞臺灣城的侵略軍企圖負隅頑抗,鄭成功在該城周圍修筑土臺,圍困敵軍8個月之后,下令向臺灣城發起強攻。

至此,鄭成功從荷蘭侵略者手里收復了淪陷38年的中國領土臺灣。這場戰爭結束了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中國臺灣的經營,開啟了明鄭政權對臺灣的統治。

二、東南抗清

1646年清兵入閩,其父鄭芝龍迎降,他哭諫不聽,起兵抗清。后與張煌言聯師北伐,震動東南。

1646年二月,隆武帝移駐延平府。三月,鄭成功在延平向隆武帝“條陳”:“據險控扼、揀將進取、航船合攻、通洋裕國”,被隆武帝嘆為奇策,封鄭成功為“忠孝伯”,賜尚方劍,掛“招討大將軍”印。在延平設軍事指揮部、水師訓練基地,巡守南平閩浙贛邊關。

八月下旬,鄭成功辭別隆武帝,在延平閩江與清軍戰斗,“交鋒不利,率師南下”。“遂密帶一旅遁金門”,以“招討大將軍”之名舉義旗于金、廈沿海一帶。

三、開發寶島

首先是積極推行屯墾制度,寓兵于農,以解決缺糧問題。鄭成功在臺灣大力推行屯田,這寓兵于農。幾年以后軍隊不但可以自給自足,而且還有余糧上繳給政府。其次是鼓勵大陸沿海居民到臺灣從事開墾。幫助高山族提高生產技術?。

在鄭成功父子的經營和臺灣各族人民的努力下,臺灣逐漸擺脫了落后狀態,趕上祖國大陸其他富庶地區,成為祖國一座美麗富饒的島嶼。

四、年幼器識

鄭成功自幼頭腦就清楚,讀書寫文章,絕不拘古人的陳見,他寫的作文,往往都是自己的思想,有時候,他老師都會感到驚訝。現在我們舉一個他十一歲的作文,就可以的看出,他在少年時代是多么的特殊了。

有一天,老師給十一歲的鄭成功,出了一個作文題目:"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像這樣的作文題目,對現年十一歲的小學生來說,可能不懂得如何去下筆,即使是叫現在的大學生來寫,恐怕也抓耳撓腮,搜索枯腸大半天,還是寫不出幾句話來。

可是十一歲的鄭成功,他不但是一揮而就,而且氣勢萬鈞,他在文章中很簡潔的說:"湯武之征誅,一灑掃也;堯舜之揖讓,一進退應對也。"這樣的文章,不但令他老師驚訝,即使是現代的人,看了也會感到自嘆弗如。一篇文章的好壞,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思想。

五、北伐南京

1658年,鄭成功統率水陸軍十七萬與浙東張煌言會師,大舉北伐。大軍進入長江之前,于羊山海域遭遇颶風,損失非常慘重,只得暫且退回廈門。

1659年,鄭成功再次率領大軍北伐,會同張煌言部隊順利進入長江,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接連取得定海關戰役、瓜州戰役、鎮江戰役的勝利,包圍南京,開始了江寧白土山之役。張煌言部亦收復蕪湖一帶十數府縣,一時江南震動。

后因鄭成功中清軍緩兵之計,意外遭到清軍突襲,致使鄭軍大敗,損兵折將,包括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等大將皆死于是役。鄭成功兵敗后,試圖攻取崇明縣,做為再次進攻長江的陣地,卻久攻不克,只好全軍退回廈門。

南京之戰可說是鄭成功生涯當中最輝煌及最重要的一役,卻是先盛后衰,以大敗收場,使鄭成功的反清大業受到致命挫折。1660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四萬余人,取得廈門戰役的勝利,聲威復振。

參考資料來源:百度百科——鄭成功收復臺灣

參考資料來源:百度百科——鄭成功

一、故事有:拒降抗清、北伐南京、驅逐荷夷等等。

二、具體介紹:

1、拒降抗清

1647年(清順治四年,永歷元年)七月,鄭成功會同鄭彩部隊攻打海澄,失敗;八月,鄭成功又與鄭鴻逵部合圍泉州府城,清漳州副將王進率援軍至,鄭軍不敵敗退。

1648年(清順治五年,永歷二年),南明浙江巡撫盧若騰等人來歸,鄭成功蓄積實力后再次出擊,攻克同安縣。五月,鄭軍圍攻泉州;七月,清朝靖南將軍陳泰、浙閩總督陳錦、福建提督趙國祚等轉而攻擊同安,鄭軍不敵,守將、軍民死傷無數。不久,清朝援軍抵達泉州,鄭成功乃解泉州之圍,愴然退回海上。

2、北伐南京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永歷十三年),鄭成功再次率領大軍北伐,會同張煌言部隊順利進入長江,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接連取得定海關戰役、瓜州戰役、鎮江戰役的勝利,包圍南京,開始了江寧白土山之役。張煌言部亦收復蕪湖一帶十數府縣,一時江南震動。后因鄭成功中清軍緩兵之計,意外遭到清軍突襲,致使鄭軍大敗,損兵折將,包括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等大將皆死于是役。鄭成功兵敗后,試圖攻取崇明縣,做為再次進攻長江的陣地,卻久攻不克,只好全軍退回廈門。南京之戰可說是鄭成功生涯當中最輝煌及最重要的一役,卻是先盛后衰,以大敗收場,使鄭成功的反清大業受到致命挫折。

1660年(清順治十七年,永歷十四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四萬余人,取得廈門戰役的勝利,聲威復振。

3、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十二月,日耳曼裔荷蘭士官HansJeuriaenRade叛逃,鄭成功在其提供之情報的幫助下,炮轟擊毀熱蘭遮城的烏特勒支碉堡,使熱蘭遮城之破終成定局。十二月初八,荷蘭大員長官揆一修書予鄭成功,表示同意“和談”。敵人在投降條約上簽了字。在十二月二十日向鄭成功屈服,揆一率領殘敵五百人狼狽退出我國領土臺灣。淪陷了三十幾年的臺灣,從此重又回到祖國的懷抱。

三、鄭成功簡介:

鄭成功(1624.08.26-1662.06.23),本名森,又名福松,字明儼、大木。福建泉州南安人,祖籍河南固始。漢族,明末清初軍事家,抗清名將,民族英雄。其父鄭芝龍,其母名田川氏。弘光時監生,因蒙隆武帝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并封忠孝伯,世稱“鄭賜姓”、“鄭國姓”、“國姓爺”,又因蒙永歷帝封延平王,稱“鄭延平”。

1645年(清順治二年,弘光元年)清軍攻入江南,不久鄭芝龍降清、田川氏在亂軍中自盡;鄭成功率領父親舊部在中國東南沿海抗清,成為南明后期主要軍事力量之一,一度由海路突襲、包圍清江寧府(原明朝南京),但終遭清軍擊退,只能憑借海戰優勢固守泉州府的海島廈門、金門。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率軍橫渡臺灣海峽,翌年擊敗荷蘭東印度公司在臺灣大員(今臺灣臺南市境內)的駐軍,收復臺灣,開啟鄭氏在臺灣的統治。

故事有:拒降抗清、北伐南京、驅逐荷夷等等。

二、具體介紹:

1、拒降抗清

1647年(清順治四年,永歷元年)七月,鄭成功會同鄭彩部隊攻打海澄,失敗;八月,鄭成功又與鄭鴻逵部合圍泉州府城,清漳州副將王進率援軍至,鄭軍不敵敗退。

1648年(清順治五年,永歷二年),南明浙江巡撫盧若騰等人來歸,鄭成功蓄積實力后再次出擊,攻克同安縣。五月,鄭軍圍攻泉州;七月,清朝靖南將軍陳泰、浙閩總督陳錦、福建提督趙國祚等轉而攻擊同安,鄭軍不敵,守將、軍民死傷無數。不久,清朝援軍抵達泉州,鄭成功乃解泉州之圍,愴然退回海上。

2、北伐南京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永歷十三年),鄭成功再次率領大軍北伐,會同張煌言部隊順利進入長江,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接連取得定海關戰役、瓜州戰役、鎮江戰役的勝利,包圍南京,開始了江寧白土山之役。張煌言部亦收復蕪湖一帶十數府縣,一時江南震動。后因鄭成功中清軍緩兵之計,意外遭到清軍突襲,致使鄭軍大敗,損兵折將,包括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等大將皆死于是役。鄭成功兵敗后,試圖攻取崇明縣,做為再次進攻長江的陣地,卻久攻不克,只好全軍退回廈門。南京之戰可說是鄭成功生涯當中最輝煌及最重要的一役,卻是先盛后衰,以大敗收場,使鄭成功的反清大業受到致命挫折。

1660年(清順治十七年,永歷十四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四萬余人,取得廈門戰役的勝利,聲威復振。

3、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十二月,日耳曼裔荷蘭士官HansJeuriaenRade叛逃,鄭成功在其提供之情報的幫助下,炮轟擊毀熱蘭遮城的烏特勒支碉堡,使熱蘭遮城之破終成定局。十二月初八,荷蘭大員長官揆一修書予鄭成功,表示同意“和談”。敵人在投降條約上簽了字。在

最新留言

    午夜特片网,99免费电影,先锋影音在线资源,午夜伦理福利